1. 首页
  2. 北京

北京哪里有驱邪的道士

白云观 西城区西便门外 吕祖宫 西城区北顺城街15号 火神庙 西城区地安门大街 桃源观 海淀区凤凰岭自然风景公园 凝和宫北京市东城

白云观 西城区西便门外

吕祖宫 西城区北顺城街15号

火神庙 西城区地安门大街

桃源观 海淀区凤凰岭自然风景公园

凝和宫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大街市46号。旧称“云神庙”。

蟠桃宫 北京市原东便门内,护城河桥南。现已损毁。

神乐署 北京市崇文区天坛外坛西墙内。

玉皇阁 北京市西城区育强胡同 22号,又称“玉皇庙”。现大部分已损毁。

玉虚观 北京昌平县十三陵德胜口西的沟崖中峰,海拔1,500米。

有道士的道观不多了,白云观还有。

我有中邪鬼附身症状,请问可以直接去白云观吗

去吧,去试试未尝不可。

北京有道士吗

在白云观里就有更多

好的,谢谢

现在还有吧

感谢

北京哪里有正一派道士?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北京市区东部朝阳区朝阳门外神路街。占地约6万平方米,是道教正一派在华北地区最大的庙宇。始建于元延六年 (1319),由玄教大宗师张留孙和其弟子吴全节募资兴建。至治三年(1323)完工,赐名东岳仁圣宫,主祀泰山神东岳大帝。清道光年间扩建。庙坐北朝南,由正院、东院、西院三部分组成。正门前有高大雄伟的三洞七幢琉璃牌楼。正院建筑主要有山门、戟门(又称瞻岱门、龙虎门)、岱宗宝殿(又名仁圣宫)、育德殿、玉皇殿。进戟门始自左右再向北环绕的庑殿为地狱七十六司殿。再向北左有广嗣殿、太子殿,右有阜财殿、太子殿。岱宗宝殿左右有三茅真君祠堂、吴金节祠堂、张留孙祠堂、山府君祠堂、蒿里丈人祠堂等。最后为后罩楼。东院原为花园,西院为规制不一的小型殿宇,多为民间善会修建。东岳庙虽经重修,但其主体建筑仍保持元代风格,庙内以神像、石碑、楹联众多而享誉海内外,赵孟頫书"张天师神道碑"(俗称道教碑)即存于庙中。今正院已修葺一新,辟为北京民俗博物馆。

张留孙本为江西龙虎山上清宫道士。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年),他随第三十六代天师张宗演到大都朝觐。不久,张宗演回到江西,留张留孙在北京作为天师代表。由于张留孙治疗太子和皇后的疾病有功,很快就得到了元世祖的宠信。世祖在京城建崇真宫供张留孙居住。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世祖封张留孙为玄教宗师,授道教都提点,赐银印。大德年间,元成宗加封张留孙为玄教大宗师,同知集贤院道教事。武宗及仁宗出生,都由张留孙取名。可见元朝皇帝对张留孙的宠信之至。

东岳庙

庙在朝阳门外二里,元延佑中建,以祀东岳天齐仁圣帝。殿宇廓然,而士女瞻礼者,月朔望日晨至,左右门无闲阈,座前拜席为燠,化楮钱罏,火相及,无暂熄。帝像巍巍然,有帝王之度,其侍从像,乃若忧深思远者,相传元昭文馆学士艺元手制也。元,宝坻人,初为黄冠,师事青州杞道录,得其塑土范金抟换像法。抟换者,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俨成像云。始元欲作侍臣像,久之未措手,适阅秘书图画,见唐魏征像,矍然曰:得之矣,非若此,莫称为相臣。遽走庙中为之,即日成。今礼像者,仰瞻周视,一一叹异焉。元仁宗尝敕元,非有旨,不许为人造他神像也。殿前丰碑三:赵孟頫楷书一,孟頫弟世延楷书一,虞集隶书一。正统中,益拓其宇,两庑设地狱七十二司。后设帝妃行宫,宫中侍者十百,或身乳保领儿婴以嬉,或治具,妃将膳,奉匜栉为妃装,纤纤缝裳,司妃之六服也。宫二浴盆,受水数十石,道士赞洗目,无目诸疾,入者辄洗。帝妃前悬一金钱,道士赞中者得子,入者辄投以钱,不中不止,中者喜,益不止,磬所携以出。三月廿八日帝诞辰,都人陈鼓乐、旌帜、楼阁、亭彩,导仁圣帝游。帝之游所经,妇女满楼,士商满坊肆,行者满路,骈观之。帝游聿归,导者取醉松林,晚乃归。

张留孙晚年见大都未有泰山神东岳大帝之庙,遂发愿筹资兴建。延佑六年(1319年),张留孙在齐化门(即今朝阳门)外买好了地,但还没来得及兴建庙宇,便去世了。嗣宗师吴全节继承师志,于至治二年(1322年)春建成了大殿及大门,次年又建东西两庑,塑了神像,朝廷赐名“东岳仁圣宫”。泰定二年(1325年),鲁国大长公主捐资兴修建后殿,作为东岳大帝的寝宫。

玄教在在元朝,因受到历代帝王的尊崇而盛极一时。但随着元朝的灭亡,玄教也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明朝只承认龙虎山正一天师道,不承认玄教大宗师,玄教遂自行消亡。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将南京朝天宫的清微派道士禹贵黉委任为北京东岳庙住持,从此北京东岳庙的法派就不再是玄教,而是清微派了。(清微派是兴起于宋朝时候的一个道教派别。)

明英宗正统十二年(1147年),对东岳庙进行了修葺,英宗亲自撰写了《御制东岳庙碑》。此后,明、清两代先后多次对东岳庙进行了维修和扩建。

东岳庙的清微道士从明朝一直传承到民国时期,先后传承了二十三代。解放后,东岳庙改作他用,道士被遣散。20世纪80年代,朝阳区成立了“东岳庙腾退修复领导小组”。90年代,朝阳区出资2000万元对东岳庙进行了修缮。1996年,国务院将东岳庙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6月,北京东岳庙管理处暨北京民俗博物馆正式成立。1999,恢复了传统的东岳庙庙会。庙会一经恢复,这座建于元代的古观,便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令人叫绝的古建、楹联、碑刻等而离誉京城,名扬四海。

东岳庙的主殿是岱岳殿,殿内供奉着幽冥世界的最高主宰泰山神东岳大帝。东岳大帝的祖庭在泰山岱庙,北京东岳庙乃是其行宫。泰山在古代被视为距天最近的地方,与王朝的命运息息相关,故自秦始皇起便成为历代帝王封禅的圣地。但在民间,自东汉以来,即流传着泰山为治鬼之所的说法,认为人死归土,都要到这里接受审判。泰山脚下的蒿里山、梁父山,便成了招人魂魄的幽冥地府,泰山神则被奉为冥界之王。

人们传说,东岳大帝统领下的幽冥地府,有七十六个办事机构,称为七十六司。各司皆有神主,俗称判官。北京东岳庙塑有七十六司神像,但因殿堂不足,有的殿只好让两个司合署办公,故七十六司共占用殿堂六十八间。过去,七十六司殿堂前都挂有白底黑字的楹联,内容既是对各殿司神职能的诠释,也是中国人善恶报应思想的集中体现。它们或言简意赅,发人深省:或深入浅出,雅俗共赏;或意蕴深长,寓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七十六司的设置,是以人世政治加诸鬼神,宣扬的是仁民爱物、忠君孝亲的传统伦理。

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曾于1924年先后两次到东岳庙,研究七十六司,并发表了两篇研究文章。后又不断有中外学者赴东岳庙进行调查研究,以探讨中国人关于冥府的各种传说及老北京的旧风俗。

东岳庙除塑有东岳大帝和七十六司神像外,还供奉有其他众多的神灵仙真。据称,东岳庙曾供有三千尊神,号称神像最全。据1928年北平社会局对东岳庙的神像进行统计,那时尚有神像1316尊。东岳庙的神像中,既有天界至尊玉皇大帝、科举之神文昌帝君、伏魔大帝关圣帝君、荡魔天尊真武大帝、赐福赦罪解厄天地水三官大帝、众星之母斗姥元君等天界大神,又有保佑妇女儿童、赐子广嗣的碧霞元君、子孙娘娘,保佑人们发财的文武财神,赐给人们姻缘的月老,除瘟去疾的五瘟神、行医治病的药王、保护粮仓的仓神以及灶王爷等民俗之神,还有建筑业祖师爷鲁班、骡马驴行的祖师爷马王爷、梨园界的祖师爷喜神等各种行业之神。

东岳庙的另一大特色是碑刻数量众多,为京城各庙之冠。由于碑刻散落在正院、东廊、西廊、北院各处,且排列不甚规整,故历次统计数目都有所差异,民间甚至流传“东岳庙的碑数也数不清”的说法。五十年代,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东岳庙的碑刻进行了拓制。北京文物研究所分别于1959年、1963年对东岳庙的碑刻进行了普查,将每块碑编号。文革期间,庙内碑刻遭到严重破坏。1995年底东岳庙交归朝阳区文化文化局收归时,完好树立的碑仅存18通。1997年重修东岳庙时,又发现了许多被埋在地下的石碑。目前,中路正院共有石碑89通。而在历史上,有资料记载的碑刻就有163通。最早的碑刻是元天历二年(1329年)的《大元敕赐开府仪同三司上卿玄教大宗师张公碑》,最晚的是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立于新鲁班殿前的鲁班会碑。

在众多碑刻中,最著名的就是由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撰写的《大元敕赐开府仪同三司上卿玄教大宗师张公碑》,俗称道教碑,号称镇庙之宝。赵孟頫喜好道教,与玄教大宗师张留孙、吴全节交往甚密,曾奉旨为二人画像,悬挂在大都崇真宫中。至治二年,张留孙羽化,赵孟頫悲痛不已,不顾年老体衰,欣然奉诏撰写《张公碑》。洋洋两千余字,详细记述了张留孙平生之盛迹,赞美之意,溢于言表。数月后,赵孟頫也辞世而去。七年后,碑文刊刻立石。民国年间,每到春季,琉璃厂荣宝斋就要来搭棚立架,拓印碑文,在庙会上卖。2001年经专家鉴定,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东岳庙的碑刻中,数量最多的是香会碑刻。在已知的163通碑刻中,有135通是由各类香会所立。东岳庙的香会是由各行各业人士所组成的为东岳庙庙会服务的团体。

东岳庙的庙会由三月十五日开始,持续半个月,以三月二十八日东岳大帝诞辰之日为最盛。庙会规模宏大,而东岳庙的道众最多不过十几人,因此筹办庙会,全仗各香会出钱出力。

香会名目繁多。有些香会以进献的主要祭品命名,如白纸会、献花会、路灯会、盘香会、净水会、供膳会、寿桃会;有些香会以在庙内的活动命名,如掸尘会、放生会、净炉会;还有些香会以供奉的神明命名,如鲁班会、马王会、精忠会(岳飞)、庆司会(供奉七十六司)。

在庙会前夕,诸香会都要在庙门和各街坊巷口张贴“报单”,也称“会启”,告知诸位会员及香客,作好准备。据清代的一份万善掸尘会报单所载,该会的活动安排是:庙会的前一天会众们斋戒沐浴,在三茅君殿前安坛设驾。夜里子时,即为诸神掸尘。第二天清晨,礼拜神灵,进献贡物。午间作素斋一桌。

从碑刻刊列的会众署名中,我们看到东岳庙香会成员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网罗了北京社会各个阶层。

东岳庙的各个香会,规模都较大,一般在二三百人以上,有的甚至达万人以上。其组织比较周密,香会的总负责人称作会首,下设副会首若干。正、副会首之下有“都管”,都管之下又设各种“把儿”,分司事务。如钱粮把、水把、神堂把等等。

东岳庙的庙会,除了有众多的香会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在东岳大帝诞辰日,要举行东岳大帝出巡的盛大庆典。出巡的意思是东岳大帝于这一天降临人间,走街串巷,监察下民,劝善惩恶。出巡时,东岳大帝圣像被放在八抬大轿内,由香客门抬着,队伍的前面有旌旗鼓乐导引,有凶神恶煞的判官,有披枷戴锁的“罪人”。紧跟在后面的是众香会,身穿彩衣,边走边演,气氛热烈。所经之处,观者如堵。出巡之后,香客们又把东岳大帝圣像抬回庙内大殿中,并给东岳大帝进献新的服饰,焚香后才算礼毕。然后人们在庙外茂密的长松绿柳之下,开怀畅饮,享受神人同乐的欢娱,直至天黑。

从众多的香会和东岳大帝出巡的盛况可以看出,自元代以来,东岳庙己成为凝聚北京民众社会生活的重要载体。了解东岳庙及其各种香会,是了解老北京的重要途径之一。

中国现在还有真正的道士吗

当然有的。在新时代,与古代饥寒交迫出家为保命的时代不同,现代的出家人多是有真正的信仰,为追求自己的宗教理想而出家。目前,我国共有道教宫观约9000处,道士约4.8万人,道教院校5所。信仰人数众多,难以统计。

老北京道士分5种类对吗

道教,作为华夏民族唯一的本土宗教,不但在思想上保持了中华传统, 而且还在服饰上保持了汉民族的传统服饰。 <br><br>满清入主关内后,实行剃发易服的政策,并规定了儒从而僧道不从。道教,因其独特的背景,完整地继承保存了华夏民族的服装体系(簪、冠、巾、衣、裳、履)。这种特殊的条件,曾经导致在清朝初年,有大规模地入道势头。 <br><br>后学不才,对道教所特有的服饰文化饶有兴趣,并悉心搜集了一些图片与资料,今特奉献,拿与诸位指点。 <br><br>概说 <br><br>道教服饰,渊源甚早,一味地翻看南北朝的文献,只是空谈,真正地通过实物研究道教服饰,只能是从明代服饰入手。 <br><br>本贴将主要同过 冠巾、衣裳两部分,参照明代服饰,对目前的道教服饰做一粗略地考证。 <br><br>冠 <br><br>满清时代,虽然僧人亦着汉服,但因佛门的剃度制度。簪、冠、巾的制度被道门保留了下来。 <br><br>冠,为贵人所用。巾为士庶人所用。在道门内,冠为正式场合所用,平日则用巾。 <br><br>由明到清,有很多冠的种类已经失传,但保留下来的,大抵有三种(五老冠为炼度所专用,其意义与传统地簪冠意义不同,故不在此列)。 <br><br>上清芙蓉冠,又名莲花冠,乃道冠等级最高者。惟有高功法师行科时方用。 <br><br>五岳冠,又名五岳灵图冠。覆斗状,上刻五岳真形图。在全真道内,惟有受过三坛大戒之道士方可用。 <br><br>偃月冠,又名黄冠、月牙冠、无形冠。覆元宝状,受过冠巾礼之道士皆可用 <br><br>本人特援引两方面的资料,斗胆考证了九巾,但实际上,道门所用之巾已远不止九种, <br><br>另有:幅巾、飘巾、太阳巾、冲虚巾、雷巾。 <br><br>资料如下: <br>字面的资料: <br><br>《清规玄妙》中,记载了清 全真派的服饰,曰:“全真所戴之巾有九式: <br><br>一曰唐巾,二曰冲和,三曰浩然, <br>四曰逍遥,五曰紫阳,六曰一字, <br>七曰纶巾,八曰三教,九曰九阳。 <br><br>所谓唐巾者,唯唐朝吕纯阳祖师之派裔可戴。其或老者戴冲和,少者戴逍遥,或冷时用幅巾,雪夜用浩然,平时用紫阳、一字,各从其宜。上等有道之士,曾受初真戒者,方可戴纶巾、偃月冠;中极戒者,三教巾、三台冠;天仙戒者,冲虚巾、五岳冠。巾皆用元色布缎所置。盖元为天,头圆象天;天一生水,水色属元,元机于道,以元色顶于首,尊道也。” <br><br>口头资料: <br>白云观八旬道人所叙述的清末之九巾: <br>道有九巾祖师传:KAO)山、一字巾 <br>九梁、逍遥、一扎巾 <br>混元、太阳、菏叶巾 <br><br> <br> 浩然巾似乎到清末亦在道教中不常见,但很明显,就是风雪帽,这点没有疑论。 <br><br>浩然巾创始人 孟浩然 <br> <br>逍遥巾也没有疑点,就是今之逍遥巾,然,另有荷叶巾类似逍遥,但用于方丈升座,传戒之大典,为道童所专用,概比逍遥巾更为洒脱。 <br><br>一字巾,闵爷云,故去称幅巾。想幅巾本是包头而来,可能一字巾是一个最后的简化形态。实际上,一字巾就是一根带子,类似网巾来拦住乱发。 <br><br>闵爷又引冲和巾为今之南华庄子巾,予以为,所谓老者带冲和,概因老者发稀,当带能遮蔽之巾。而庄子巾虽然可以遮挡,但其他一些巾也可以遮挡。但似乎唯一能对应上的,就只有庄子巾,故我于此亦持此意见。 <br><br>清规玄妙所载之九阳必为纯阳,概考今江南正一派所戴之九粱巾并无古制,当属于纯阳之变形。而九乃大,乃纯,正乃纯阳也。况,有明一朝,只有纯阳巾才有九梁。 <br><br>太阳巾:清规玄妙中并无太阳巾记载,一些道友,老道长也不认为太阳巾为正规九巾之一。但无可非议,太阳巾就是道士的太阳帽,云游中,遮阳之用也。此巾正如闵爷所云,湖北仍多用。实际是庄子巾加了一圈大沿儿。 <br><br>最后只剩清规玄妙中的KAO(告山)山巾?可惜的是,上次老道长给我讲此巾,未能记录,仅记得前面同庄子巾,脑后稍有不同也。 <br><br>衣 <br><br><br>常服 <br><br>在早期的玄门威仪中,对于常服的要求不外乎传统之深衣之制(上衣下裳相连)。而宋明之际,出现了通裁之直缀(无下裳,而为前后开气),也就是如今道服的款式。此类道服又分有长衫与得罗,其中长衫交领右衽,直袖宽九寸(儒生制为一尺,盖道家求纯阳数)或一尺四,袖长随身或回肘(随身:袖同衣长,垂至衣下摆;回肘:大概有 <br><br>得罗又名道袍,这种道服的特点是:交领、宽袖,自掖下开气,内带衬摆。得罗袖宽有几种不同尺寸,目前常见的是一尺八、二尺四;但北京东岳庙老道长有云三尺六者,可以说,这种三尺六的袖宽是为大个子道人准备的。另:如果根据这个数列分析,应当还有三尺这个规制:0.6 尺作为差而递进的。另外根据古画上的表示,三尺这个袖宽也是存在的。此外,得罗的袖长亦为随身或回肘。可以看出,道服的袖宽可以为 <br> <br> <br>法服: <br><br>道家之法服大抵款式有两种:一为氅衣,一为对襟袍服。其中,氅衣多为高功所用,时下的经衣也大都用氅衣。其款式为对襟,长同身,不裁袖,方方正正。一般高功之绛衣之颜色有多种,就其本意当为红色,但后来又有紫色、蓝色等。其中大都刺绣以精美花纹,美妙绝伦。 <br><br>而法众之经衣,颜色不外乎红黄二色,一般来说,北方用红较多,南方则用黄较多。 <br><br>北京白云观法众,经衣用红色氅衣 武当山道场,法众用黄色对襟袍服 <br> 北京白云观传戒时向戒子颁戒牒,道童用对襟蓝色袍服,蓝色玄边大带,戴荷叶巾 <br>全真戒衣在款式上有类似对襟袍服之处。其腰间皆缝有装饰性之大带。考此种款式,在明代士人间也颇为流行,通常是作为正规场合之服装而用。大带原本为系衣之物,而后演变成了完全装饰性的元素了。此种戒衣,交领右衽,大带为玄色,前后皆垂龙虎带。 <br>北京白云观传戒时向戒子颁戒牒,戒子用黄色交领袍服,玄色大带,身前后皆有龙虎带 <br><br> 关于全真道士的衣着,清代全真大师闵一得在《清规玄妙》中记载:凡全真服式,唯青为主。青为东方甲乙木,泰卦之位,又为青龙生旺之气,是为东华帝君之后脉,有木青泰之喻言,隐藏全真性命双修之义也。朝参公服,顶黄冠,戴玄巾,服青袍,系黄绦,外穿鹤氅,足缠白袜,脚纳云霞朱履,取五行俱备之故耳。若宗、律两师,加中单礼足,方谓合式。 <br><br>玄教大宗师吴全节说法像,蓝氅,白中衣,赤蔽膝,紫裳,戴上清芙蓉冠 <br> 裳 <br>古人上衣下裳。其中裳为下服,既是裙。在解放前,全国仍有很多宫观在重要节日沿用下裳,而到了今日,竟然基本消失,实为可惜。其制多种,古制分为七块,前三后四。又有环群,打褶众多。其色多种,可为白、蓝、紫。<br><br>道人鞋袜 <br>道人平时穿双脸鞋或十方鞋,用青布制做,鞋边沿剪有孔,再用白布将孔缝上或不缝,多为夏天穿。用高筒白袜套住裤管系上,以便进入殿堂避免体垢落地。 <br><br>高功法师所用的鞋 <br>道靴:高功法师在举行大型斋醮法事所穿的鞋,其制黑色高筒,白漆高厚硬底;云鞋,大型斋醮法事中高功所穿,其制彩锦浅帮,绣制云纹,圆头厚白底,多在高功踏罡步斗时所用。

记得采纳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